一周深讀
  這一周來,因招遠事件而引起的“全能神”話題仍在發酵。《南方周末》報道,在民間盛傳的“全能神”教發源地——— 河南汝陽,早在1993年,“呼喊派”中已有一定聲望的東北人趙維山即來此召集信徒聚會,並指一名高考落榜後精神分裂的女子為“女基督”。2012年,該教則借“世界末日說”對外展開瘋狂攻勢,儘管屢受打擊,如今據稱已有上百萬信徒。該報披露,“全能神”教擁有嚴密的組織結構,編髮教材、組織考試、開展批鬥和寫懺悔書,樣樣都有。其中,農村是傳教的主攻地帶,家庭婦女又是主力軍。
  福建一位侯姓基督教牧師向《中國新聞周刊》總結了“全能神”教的四個特點,分別是沒有公開聚會場所;強調基督化身已來中國進行審判;幾乎都是單線聯繫,有上下級關係,一般10人一小組,50人一大組;有時還會利用物質和色相引誘。儘管特點如此詳盡,公眾依然不解其為何有如此大的吸引力,信徒家屬也同樣困惑。湖北孝感的萬剛有位31歲的表弟,被村裡人拉入“全能神”教後就消失了。萬剛坦言要矯正其心態已無可能,“這究竟是個什麼教,怎麼就能把人變得人不人、鬼不鬼的?”
  經濟觀察網題為《鄉村凋敝與精神貧瘠:“全能神”的社會土壤》的報道,試圖作出更深入的剖析。報道稱,“2012年即有學者指出,不能將農民篤信‘全能神’的原因簡單歸為愚昧和精神蒼白。在傳統生產方式和鄉土文明受城市化進程衝擊的同時,城市卻沒有拿出更多資源補償鄉村和農民。”河南一位受訪的村小學老校長對此說表示認同,據他觀察,“全能神”教信徒在該村的確多為中老年婦女,家中男人出去打工,一人在家照應孫輩,當其他信徒一口一個“兄弟姊妹”時,老人極易產生歸屬感,並誤入歧途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在“全能神”教信徒集中與“邪靈”鬥爭之際,其家人也結成了另一個群體。《北京青年報》調查發現,一批“全能神”教成員的家屬已成立“反邪教同盟會”,通過設立網站、Q Q群等方式互助,欲攜手對親人展開矯治工作。親屬們最常見的方式是勸,勸不好就舉報,而在有關部門反饋“對信徒沒有違法證據,只能教育一下就放了”後,有些家屬轉而去“教會”卧底,無奈同樣收效甚微。荒誕的是,在親屬互助網站和Q Q群中,如今也頻發有人質疑參與者是“邪教卧底”的事情。
  在這股揭批“全能神”教的風潮中,亦有媒體轉而關註另一類被人迷信的事物。《人物》雜誌一篇起底江西“風水村”的報道,即引發廣泛關註。三僚村,這個擁有約5000登記人口、位於江西興國縣的小村莊,竟藏著400多名風水先生,看風水的收入幾乎占了村子總收入的一半。同樣令公眾不解的是,在“將風水文化發揚光大”的口號聲中,三僚村已一躍成為“江西曆史文化名村”。 南都記者 王佳  (原標題:“教”與“矯”)
創作者介紹

滲水

eq16eqejh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